400-656-2066
融资近亿的夸父炸串,为何能两年狂飙1000+店?

时间:2021-06-09  阅读:26次 转载:0次 原创

近日,创立2年时间,拓店近1000家的夸父炸串,完成A轮近亿元融资

消息一出,立刻引爆餐饮圈

      就在一年前,老板内参记者采访创始人袁泽陆时,夸父的规模仅仅200家店。也就是说,在疫情反复、大局不利的2020年,夸父炸串彻彻底底实现了“狂飙”。 
      两年拓店1000+、成功获得近亿元融资。夸父炸串,到底做对了什么?

01、夸父到底有多火?炸串成就了夸父,还是夸父成就了炸串?
      在小吃重做这条赛道上,夸父不仅用惊人的数据刷爆行业,引发争相关注,也用稳稳的“内力”征服了资本。
      夸父有多火?内参君总结了“三把火”:
      门店火。在小而潮的串串自选区,永远挤着一波俊男靓女,心甘情愿地排队取串,炸串出油锅,再撒上秘制撒料,俊男靓女也顾不得矜持,开袋撸串,大快朵颐……这是夸父门店常见的场景。上海日月光店,排队曾超过777单,一串难求;而这种盛况不仅仅只在一线城市出现,在江西吉安新干县,夸父同样成为了当地的潮店,引领小镇青年争相打卡。
      同时,夸父也创造了很多惊人的行业数据:比如2020全年累计接待了1500万客次,销售串数超1.2亿支,可绕地球一圈半!又如20㎡日销超过1w;门店覆盖1-6线城市。
      扩张火,从2019年初到现在,夸父炸串在全国累计签约近1000家门店,每个月新签约门店数量超过100家,覆盖1-6线城市。尤其是在疫情动荡的2020年,从下半年至今逆势增长,速度惊人。
      融资火,据悉,在被多家资本角逐后,夸父炸串三个月完成两轮融资,金额近亿元。A轮由愉悦资本领投,元禾原点跟投;A+轮由华映资本领投,愉悦资本和元禾原点均超额跟投,白泽资本担任A+轮融资顾问。这是近一年来,第一家拿到大额融资的小吃连锁品牌。
      近两年,“小吃重做”成为新的热门赛道,品牌层出不穷。臭豆腐、鸡爪、猪蹄、拉面……各地涌现出不少新兴品牌。然而,能够做到门店火热、扩张迅猛、并受到资本青睐的品牌寥寥无几。为什么夸父炸串行?


02、为什么是夸父?

      最难忘的时光是,我花了两个多月‘潜伏’在特许经营模式的起源地——美国,自驾9000多公里,‘蹲点’麦当劳、赛百味各个门店,想找寻特许经营最真实的内核。”
      在夸父炸串创始人袁泽陆的办公室内,他向内参君回忆起那段过往。
      他甚至掏出身份证,一边指着照片上曾经纤瘦的自己,一边哈哈大笑:“做餐饮后,从120斤涨到210斤,经常被卡在人脸识别环节。”
      这位前百度产品经理、西少爷肉夹馍联合创始人,曾在2014年凭借原创文章《我为什么辞职去卖肉夹馍》,让西少爷成为家喻户晓的品牌。
      然而,袁泽陆的心中,一直有个“万店连锁梦”。2018年,为探索“特许经营+小店模型”,他离开西少爷。10个月内飞行十几万公里,跑遍全球几十个国家,充分研究了包括正新鸡排、绝味鸭脖、华莱士等国内万店连锁品牌。这一圈下来,他不仅坚定了自己的判断,还总结出“万店连锁品类V8引擎”。
      最终,袁泽陆瞄准了乐山小吃——卤油炸串。这是他连吃好几个月之后才锁定的目标,在他心中,炸串是品类中的“五项全能”,真正有可能实现“万店连锁”。原因有五点:
1、产品横跨一线到五线城市。
2、选址可街边、可商场、可景区。商业模式十分灵活。
3、时段覆盖午餐、下午茶、晚餐、夜宵。营业时间更长,坪效更高。
4、用户年龄从小学生到45岁。跨度大。
5、堂食、走食、外卖均可。就餐场景多元,多渠道售卖。

       既然选定了炸串品类,就要面对小吃升级这道必选项。将街头“小脏摊”升级为“炸串界绝味”,袁泽陆做了3个升级

       

      首先是品牌做出差异化。夸父炸串借力夸父追日的IP,定义国潮炸串。无论是包装还是装修文案,都非常酷,深得95后、00后的心。即便只有二三十平方米的面积,依然可以把国潮风“微缩”进场景中,把传统大店的形式变成小,实现“小吃场景化”。

       其次是产品做出差异化。选择乐山炸串的时候,袁泽陆“相中”了三个特色:卤油、油炸蔬菜、不裹面糊。为了将这几个特色彻底融入夸父品牌,他先是历经4个月研发,累积用掉1000多斤的油料,在工厂环境下还原乐山本地卤油香型;之后又通过大量调研,从“炸蔬菜”升级为“炸蛋白质”,增加了麦穗鸡排、黄金里脊、鱼排串等高价值感的产品,最终锁定了30道SKU;最后,不裹面糊,自制研发灵魂撒料和椒麻汁,做出独家记忆的味道。
       小串一口一个,即时奖励,就像嗑瓜子一样停不下来,令人“上头”。
      最后是选址差异化。炸串这个品类,在夫妻老婆店的街边模式下生存了数十年,具有很好的“街边经营”适应力,具备扩张连锁的基因。袁泽陆进行品牌升级以后,大量的门店位于城市核心商圈,让夸父的用户相比传统炸穿店更加年轻化。如此一来,既有街边店基因,也有商场店实力,均可“玩转”。
      去年的疫情,对一线城市商场的打击很大。袁泽陆和团队开始琢磨街边店模型的新一轮探索,他们探索了3-4种门店模型,从20㎡的自选店、30㎡的偏社区型门店,再到七八十平米的走食小店,均有成熟模块,以匹配不同的选址。
      从各个维度上看,在小吃升级这条赛道上,夸父都直击行业普遍痛点,破局传统小吃的局限性,做出了很好的典范。

03、为什么能连锁1000+店?
      除了品类本身具备连锁基因以外,袁泽陆带领团队修炼内功,并不断探索更持久的连锁模式,才有了夸父炸串“狂奔式”拓店。
      对比西少爷肉夹馍,夸父炸串是袁泽陆的“二次创业”。在他看来,“所有的事情都要想清楚,以终为始”。小门店+大连锁+全供给的模式,是袁泽陆的经营哲学,也使夸父被业界称为 “炸串界绝味”。
      第一,是操作极致简单。面积小、投资少、用人少、SKU精,这是夸父炸串的高效盈利模式,也是未来中国大体量连锁的必经之路。尤其在餐饮竞争激烈、各方面成本上涨的当下,好项目一定是“小而精细”。比如夸父的全国多个门店,坪效超过2万元,92%的门店首先首月盈利,回本周期平均5-7个月。
      第二,是全供给模式,夸父炸串的供应链占比很高。高到什么程度呢?一个是门店几乎不需要自采购,从第一家店筹备的时候,“连锁”的长远规划,让袁泽陆早早搭建起供应链体系,实现食材100%配送;第二是傻瓜式操作,总部为门店赋能,提供装修、设计、财务、代运营等后端供给,以零售的模式来经营餐厅。这与绝味鸭脖、名创优品的品牌逻辑类似。


      第三,是持续深耕供应链,夸父炸串不仅与百胜(肯德基母公司)合作,全程冷链运输。还陆续通过入股、控股、投资合作等方式布局上游工厂,优化成本。此外,这一做法也能打通消费者需求和工厂生产排产之间的信息鸿沟。“未来,一定是门店缺什么,工厂生产什么。这个模式叫C2F。”今年4月1日,夸父甚至对加盟商和门店实行“零加价”,真正让上下游成本对称,这一模式被称为DTC(直接面向消费者)。“对公司来说,我们并不希望挣取差价。上游成本降低,赋能门店更赚钱,这才是万店连锁的良性循环。”袁泽陆说。
      第四,是数字化引擎,真正实现数字化运营。在袁泽陆看来,很多企业都在做数字化搭建,但并没有实现“数字化运营”。搭建的目的,最终也是更好的运营。“数字化,是中国连锁餐饮未来能反超美国连锁餐饮的核心基建。”说起来挺“大”的数字化,如何赋能实际运营?
      袁泽陆告诉内参君,比如选品逻辑,就基于数字驱动,“传统的餐饮,是基于创始人的个人喜好,往往是老板觉得不错、老板看好,就一拍脑门上新了,主观因素、经验判断太多。而我们则通过点评、外卖、电商等多个维度收集全网串品销售大数据,选出第一批30种串品,然后再根据季度数据分析来进行末位淘汰更新,每个季度会淘汰2-3款长尾产品。”

      目前,夸父已有了智能订货、智能巡店、在线企业大学、扫码点餐小程序、会员系统等数字化搭建。接下来,还会深耕数字化系统,通过数字化的完善,做好用户运营和商家运营。


04、为什么顺利融资?
      资本投的不仅是项目,更是人,是企业的掌舵人。
      中国未来会有大量万店连锁品牌涌现,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基础设施越来越完善。在这一点上,袁泽陆看得清晰,也走得很快,且不断探索连锁经营的内核,以及数字化搭建。


      华映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季薇表示,除了深耕品类,构造了新的消费场景和体验感,夸父炸串的加盟商赋能体系相对完善,采用“小门店+大连锁+全供给”的商业模式,团队具有互联网+餐饮的复合型专业背景和管理理念,呈现较强的产品能力和品牌营销能力。元禾原点合伙人米菲评价说:我们的消费投资,聚焦在吃喝和变美两个方向。在吃喝板块更注重小门店,小菜单,大供应链,我们称之为“小小大”的模式。夸父正在引领中国小吃行业变革,通过极强的品牌建设能力,数字化供应链服务,深耕细作赋能中国特色小吃。纵观夸父一路走来,创造了诸多“第一”:第一家将街头炸串品牌化的公司;第一个将炸串品牌带入一线商场的品牌;近一年来第一家拿到大额融资的小吃连锁品牌;炸串界第一个创立自选式用户体验模式的品牌。

      当然,袁泽陆的梦想可不只是做好小小的炸串。未来,他想做小吃平台级公司,“搜罗”各类有潜力有价值的小吃,推动中国餐饮特许经营模式走向一个更成熟稳健的新局面。

(来源:餐企老板内参

复制链接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