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656-2066
炸串即将与烧烤平分天下?

时间:2021-04-19  阅读:370次 转载:0次 原创

  烧烤,作为仅次于火锅的第二大品类,撑起了高达2000多亿的市场规模。据美团数据显示,4月份烧烤线上日均订单增长154.4%,其中100 元以上的客单占比 92% ,很多开在社区的无品牌夫妻老婆店,价格居高不下,品质化低,服务无提升,但人均却一路攀升。



  夸父炸串创始人袁泽陆说:“顾客花钱吃一顿饭,其中多少是为食材本身买单的?烧烤本身是社交属性极强、能够给人情绪力量的消费场景,但品质没享受到,服务环境也跟不上,大家怎么能痛快的在一顿烧烤中得以解压?”

  如袁泽陆所说,这正是高达2000多亿的烧烤市场在强劲增速之下,面临的问题和挑战。

  袁泽陆分析,炸串是一个纯休闲小吃解馋属性的品类,它的其中一面是过瘾又可走食的特点,成为“边走边吃的烧烤”,用餐场景更多元、更随性,不受时间、空间、场景的因素限制;但这个属性的另一面,就是可以通过吃炸串来吃饱。换言之,夸父炸串要做一些调整,来店里消费,既可以解馋,还可以吃饱。今年开始,夸父炸串将完成3.0产品升级,从零食解馋到吃爽吃饱,店里增加了大串、炸货和布袋馍、卷饼、汤品等主食逐渐向吃饱方面过渡。



  “符合大趋势的品类必须具备三大特点:普适性、市场大小和标准化程度。今年,夸父炸串将以多样化、灵活性、高性价比的3.0产品,满足随时随地“撸串”的需求,成为在烧烤之上的新存在方式。”袁泽陆说。



  2020年12月,夸父正式进军上海,首店亮相日月光中心,精心打造的概念店——黑金店,为整个小吃行业带来了大跨越发展和崭新的东西,成为了小吃领域的新物种。仅仅时隔4个月,夸父“儿时味道”主题店在上海1192风情街正式开业。


  我们经常看到顾客在店里随时一边撸串一边打游戏,开一瓶小酒就撸一袋炸串,不像烧烤受场景制约,几乎无法满足“一人食和几根串”的消费需求,烧烤的社交场景决定了顾客几乎不会选择一个人去吃烧烤,在烧烤店也不可能只点几根串。夸父炸串颠覆了这个认知,突破烧烤局限,袁泽陆说:“炸串就可以很好的弥补烧烤不可能实现的场景,也可以说——炸串是一个人的烧烤。”


  2018年夸父炸串开出第一家店,第二年就开始布局海外市场,第三年进行品牌战略升级,完成产品结构更新,目前全球门店数已达到600多家。袁泽陆不断思考夸父炸串给顾客带来的价值感:除了一根炸串,夸父还能给顾客带来什么?他说,当顾客看到你时愿意尝试一下,消费后发现夸父炸串这种自由选择的体验和独特的产品口味在其他店根本找不到,那我们就成功了。今年,夸父炸串对大家正式发出邀请——不吃烧烤,就吃夸父!


  夸父的模型设计——前端串万物,后端炸一切

  袁泽陆说,我们得到顾客反馈,整个体验消费过程中,他最嗨的点、印象体验极佳的点,是在展示柜自选的过程。既然消费者说出了自己的嗨点,夸父炸串也就认清了自己的方向:不把自己对标成炸串小店,或者说对标成某一种单一品类的小吃品牌,我们实际上一直在强调,夸父炸串是一种吃法。就跟麻辣烫一样,不管前端有几十种串,消费者选完之后,我能化繁为简,就一步:给你炸掉,这是我们在模型设计和品类思考上的一个逻辑——前端串万物,后端炸一切。夸父炸串正是用这样的召唤力打动每一个消费者。

自建供应链打造极致性价比——做炸串领域最大的DTC品牌

  著名硅谷风险投资人彼得·蒂尔这样描述下一个10亿美金企业诞生:“伟大的商业崛起,在于只有你看到了这一机会而别人没有,并且你还做到了。”夸父炸串认准了供应链端极致成本控制的策略。袁泽陆说,低价和高品质并非相互背离,要让顾客的每一分钱全部都是为食材本身买单,而不是为中间商的差价买单。只有自建供应链,才能支撑产品的极致性价比,探索成本优化的最大公约数,做到同质产品供应的最低价格,夸父今天要做的是——让加盟商拒绝不了的物美价廉和让顾客拒绝不了的极致性价比!“

  供应链端的竞争力才是产品的竞争力,夸父炸串正在改变传统加盟模式不可避免的弊端,保证产品的绝对性价比优势。让加盟商和顾客都更幸福,是成功品牌体现的价值观。

  “持续掌握市场变化才能驾驭和引领。”袁泽陆说。同时,夸父炸串还筹划了多品牌发展战略,完成数字化品牌的管理升级。

  如此可见,炸串正成为烧烤的一个强劲的对手,而夸父炸串,能否成为下一个餐饮巨头?值得期待。

复制链接分享